网站首页 > 详情

杨俊:一位熔炼工的工匠情怀

2018-11-06 15:09:19      来源:  长丰新闻网站

江淮铸造公司一分厂铸造车间工段长杨俊,从新员工到资深技术能手,他勤于学习,刻苦钻研,用丰富的知识储备和经验积累,解决了一个又一个生产难题,成为了真正的行家里手。

——十年前,跟着师傅学技术

2007年3月,23岁的杨俊,从下塘镇来到了江淮铸造公司铸造车间当上了一名熔炼工。“熔炼工是整个公司最苦、最脏、最累的,也是整个公司工序中最关键的环节。”公司副总经理岑军说:“熔炼工一般都是些年纪大的人在做,年轻人很少能坚持下去,而杨俊却在这个岗位上坚持下来了,一干就是十年。”

“刚开始的时候,对我影响最大的是熔炼大师岳步泉和杨积田两位师傅,特别是岳师傅,是整个行业首屈一指的熔炼大师,能跟在这样的师傅后面学习,我觉得是我莫大的荣幸。”杨俊说,“从那时起,我就在心里暗暗发誓,我也要成为像我师傅那样的人。“

熔炼工每天首先要把铁熔化成铁水,一般温度要达到1500度,特别是在夏季高温天气,更是让人难以忍受。在熔炼这个环节中,熔炼工常常会被飞溅的铁水花烫伤。”小伤肯定是不断的,大的一次是脚被烫伤了。但这些都没有吓倒我,反而让我更努力地向师傅们去学精学透。“杨俊说。

——数年后,小徒弟变成大师傅

“自从入了这个行业,我才发现,铸造熔炼真是一门大学问,不仅能看到固体的废钢铁变成蜕变成各种有用之材,更能学到很多铸造的精髓。”杨俊说,“熔炼是铸造生产的核心关键工部,不只是扒扒渣、修修炉、倒到铁水这些耗费体力的活。铁水合金成分含量的多少、铁水温度的高低等等因素都会对铸件的品质造成影响。”

从上炉的那刻起,杨俊就下定决心,要在熔炼这个岗位上学到真本事。高中毕业的他,不仅跟着师傅手把手地学,他还系统地自学了《铸造合金及其熔炼》、《铸造工》等理论课程。他的付出和成绩也到了公司的认可,2011年至2016年,公司先后多次委派他到西安、无锡和清华大学等地参加学习培训。通过学习实践,使他在铸造熔炼的岗位上,积累的技术经验越来越丰富,解决问题的能力也越来越强,他也从操作岗位到熔炼技术员,从大炉班班长到大炉工段段长。如果说是学习让杨俊改变了命运,那么勇于进取的拼搏精神则让他实现了人生的一个又一个拐点。

企业在发展,设备在更新,技术在升级,对于以前都是凭经验操作的师傅和同事,杨俊毫无保留地与他们分享知识和技能。“就像他们当初手把手地教我一样,我也手把手地教他们一些新设备新技能。”杨俊说。

—小动作,小创意带来大效益

由于勤学苦练,杨俊很快成为江铸公司拥有最高技术含量的熔炼工,他平时注重工作创新和小革新,小改善,在他的主导攻关下,奔驰过桥箱废品率降低了一大半,炉子直径缩小炉龄提高一成,改造炉嘴风罩,每年减少电费84万元。

2013年5月份,铸造三车间正式投产,在生产不到半年时,杨俊发现炉子的炉龄一直提不上去,打结一次炉子最多只能熔化100-105炉铁水,他主动和材料厂家联系沟通,在不影响正常生产的基础上,把现有的钢模直径改小。使用后效果明显,既没有影响生产,又把炉龄提高到120-130炉。

2014年,根据市场需求公司开始小批量生产蠕铁制动鼓,在生产过程中,他发现每炉铁水至少要浇注2个多小时,生产效率非常低,他带领班组人员采取把浇注包包嘴割短,用耐火材料修补,提高浇注速度等办法,彻底解决了难题,提高了劳动生产率。

——大情怀,熔炼炉边写青春

要想干出一番成绩,总要付出过人的心血和汗水,在铸造公司工作的十年间,有多少个节假日、公休日,是在工作中度过的,他记不清;多年里,不分白天黑夜,随叫随到地干了多少事,他说不清;多年里,他带过多少新手,将多少门外汉培养成业务能手,他数不清。而他记得清的是每天上班准点准时;他说得清的是出了多少包合格的铁水。

在铸造公司工作的10年里,杨俊凭着对事业的执着追求和敬业精神,在平凡的工作中创造了不平凡的业绩。他和他的班组多次荣获铸造公司“优秀班组长”和“优秀班组”称号,2016年荣获安徽省五一劳动奖章称号。

炉火熔炼铁水,浇铸成型,给钢铁以新的生命,杨俊积累着技术,熔炼着青春,用他的决心和意志去淬炼新时代的工匠大师!(杨慧 席清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