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 > 详情

吴山的年

2018-09-18 17:25:23      来源:  长丰新闻网站

我是2013年随爱人迁居吴山的。吴山是她的娘家,也是孩子们的外婆家。只不过吴山人称外婆为姥姥。北方人口头禅大都是“他姥姥的”,南方人口头禅大都是“他奶奶的”。只这一点,我始终觉得吴山应该属于北方的范畴。

吴山给我印象最深的当是“往年酒”。家里家外,左邻右舍,村前屋后,基本上,达得上边的,都得相互往来酬祚。酬祚只是虚文,喝酒才是正经。这样的正经,不到清明节,根本就停不下来。所以,在吴山过年,没有好身体不行,没有好酒量,更不行。

年三十前就两个月就开始筹建过年了。家家腌咸货。门前的架子子上,早就是沉甸甸的一大片,咸鸡咸鸭咸乳猪,咸鱼咸蛋咸狗肉。怎一个咸字了得!要过年了,兄弟见面不能不喝一个?今天喝了明天接着喝,过年又近了一天了,难道不喝?!三喝两不喝,年还就真到了。

年三十了,得换场子。父母家,岳父岳母家,必须去。装模作样的提两瓶酒,规规矩矩的道个好,一家子就蹲倒了,这叫吃皇粮。中午饭正常是不吃的,祭祀先祖是必不可少的程序。年三十的祭祖没有了戚容,多了许多的肃穆。这个程序很短,但是,是绝对少不得的。约下午四五点钟,一大桌菜就上来了,家里老小忙忙的把鞭炮放了,年的序幕就慢慢揭开了。大姨子小舅子大老板二老板们围着家大人,徐徐的开讲了。酒是聊天不可或缺的佐料,且喝且聊天。有壮志未酬的,有陶然自乐的,有欣羡的,有哀怨的,凡是种种。喝着喝着,脸慢慢就红起来了,声音也是愈发嘹亮。可以大叫,可以大笑,可以大声抬杠。但是我想,因为过年,大家也都拿着劲,再胡涂也不会过分的。在这些不知所云的声响中,不知不觉的就融进年里去了。

大年初一是绝对不会睡懒觉的。起来第一件事是放鞭炮烟花,然后是忙忙的吃饺子。吴山人不仅仅讲吃局,礼节也是少不了的。平辈的就两免了。亲近的长辈家是必须要走动的。烟酒茶,保健品饮品,不在好丑,不分贵贱,分门别类,一家一家地拜年送节礼。忙忙的,一个上午就过去了。赶紧往家大人家赶,一场避免不了的大酒在等着。醉是必须的,关键看个人水平,是一天醉一回还是醉几回?一天醉一回的,家大人也许会表扬:暧,这小孩还是很稳重的!

年初二开始,就不知酒醒何处了。反正天天要出去吃,要出去喝,基本上没法确定的排班。到哪家都是碗盏刀俎,推杯换盏。真心话,兄弟姐妹舅哥连襟老表里头,没一两个交情好的,单是酒桌上就是真心扛不住。

梅村有诗云,十家三酒店。我觉得讲的就是吴山。吴山的酒店,大大小小,林林总总,大约不下数百家。但是,外地人过年千万别来吴山,不到正月初五,没有一家酒店是开门营业的。我曾向玉丰楼的郑相年总请教过,为什么春节生意好做却不做?郑总瞥着我说,你过年,我就不过年啊?!

我愕然,所以我一直固执的认为,吴山人的人情味就是重!

吴山是贡鹅之乡。吴山贡鹅,其实就是卤鹅。有优美的传说,有独到的配方,有独特的口味,扬名大江南北。但是,过年的宴席上,很难得看到贡鹅。大概是贡鹅为吴山人作了太大的贡献,吴山人在不动声色的回报它们吧?

我把这一段记忆安放在我粗浅的文字上,安放在我门前那颗秋叶金黄的槭树上,以此来期盼和祝福吴山人未来的每一个年和每一个幸福。(祁雪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