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 > 详情

狗尾巴草

2017-09-14 09:39:16      来源:  长丰新闻网站

初秋的一个黄昏,骑车带儿子出去兜风,漫无目的一路奔驰,秋风扑面,凉爽宜人,儿子张开双臂,像是自由飞翔的小鸟,挥舞着翅膀边飞边喊:“好爽啊,真爽啊!”

路过一块空地,已经挂牌拍卖,只是还未开发,四周早已用围栏围起来。我和儿子透过一个缺口,悄悄溜进去,恍然间,遁入了另一个世界:毛豆、豆角、山芋、黄瓜、秋葵……一垄垄,一畦畦,宛若生机勃勃的乡野田畴。不远处,几位大妈在起花生,脸上闪烁着收获的喜悦。白白胖胖的花生,被从地里拔出来,一颗颗摘下来,装入口袋。收获总让人愉悦。

原本,这里应该是种植高楼的一片土体,在开发商还没动工之前,忠诚土地的人们,破墙而入,种上各式各样的作物……耕种、除草、施肥、收获。对于城里的耕种者来说,收获的不仅是作物,更是心灵的富足。

我跟儿子走走看看,目不暇接。作物是别人的,我们只能一饱眼福。一只只肥硕的狗尾巴草,起起伏伏,在风中摇曳。我跟儿子找寻到了下手的目标,愉悦地采起了狗尾巴草,拇指和十指合力,掐住狗尾巴草的“喉咙”,用力往外拉,听到悦耳的“嘀妞”一声,一棵狗尾巴草就被提了出来。肥硕的狗尾巴,一丛丛,一簇簇,杂乱无序,长在寸土寸金的土地上,未免有些招摇,因为隔壁楼房都卖到2万大洋了。其实,也没什么不好。自在即心安,坦荡则宽广。土地更适宜肥活生命,狗尾巴草兀自欢喜,自得其乐。

正值初秋,狗尾巴草肥硕丰满,就像成熟的稻穗,谦逊地低着头,一声不吭。随着此起彼伏的“嘀妞”声,儿子采了一大把,我也采了一大把。把采到手的狗尾巴草,理顺了,合在一起,像是一朵朴素别致稀有的花朵。

回家的路上,儿子紧握一大把狗尾草,美美地左右摇摆,引来一路欣赏的目光和啧啧的称赞:“狗尾巴草,真漂亮!”来到小区的草坪上,儿子摆弄着狗尾巴草,我给他拍照。儿子摆着各种造型,我嘁哩喀嚓地给他拍照,发到家人微信群里显摆。一簇簇艳羡欣喜的目光投过来,还有小朋友凑过来,借我们的狗尾巴花拍照,美美地摆着各种姿势。原本平凡如斯的狗尾巴草,此刻成了令人欣赏的美景。

儿子玩饿了,要回家。回到家,七翻八找,也没找到合适的瓶子,给狗尾巴花安家。厨房里多的是瓶瓶罐罐,转身去碰碰运气,果不其然,在厨房找到一个酱油瓶,近乎见底,把剩下油底子倒掉,洗洗涮涮,装半瓶水,把狗尾巴草插进去,摆在电视柜上,蓬蓬松松的样子,颇为好看,像一件质朴的艺术品。平凡也好,美艳也罢,不浮不躁,随遇而安,追随自己的内心,是狗尾巴草最令人动容的品格。

一大把狗尾巴草,从泥土地里被拔出来,装在瓶子里,摆在电视柜上,成了一件艺术品,从此获得另一重生命。时光让生命以一种形式枯萎,又会让生命以另外一种形式复活。当时光抽走狗尾巴草体内的水分,它们就成了狗尾巴草标本,可以长久地开在电视柜上,甚至比在地里“存活”的时间更长,收获更多欣赏的目光。

家里偶有客人来访,刚一落座在沙发上,就被那一丛狗尾巴草吸引,发出啧啧的称赞——真漂亮啊,原来极其普通的狗尾巴草,也这么有艺术气息,也会这么具有美感!每每此时,儿子脸上都会绽放出欣喜的笑容,因为那瓶狗尾巴草,有一小半是他亲手采摘,杰作有一半他的功劳。被赞许和被人欣赏一样,是心灵富足的喜悦,儿子常为此得意洋洋……

​(陈立明


评论(0)